• 設為首頁
首頁華僑華人

在德留學生:買口罩預約到一個月后 成“洗手狂魔”

2020年04月02日 08:13   來源:新京報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字號:

  在德留學生:買口罩預約到一個月后,都成了“洗手狂魔”

  新京報訊(記者 徐美慧)據德國《每日鏡報》實時統計數據,截至北京時間4月1日12時,德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71817例,較前一天新增4933例;累計死亡775例,較前一天新增130例,累計康復16100人。

  “疫情下,在德國,雖然很多人還沒意識到戴口罩的重要性,但是大家卻成了‘洗手狂魔’。”小莫(化名)說,最近,他一天最多洗過25次手,每次都要洗夠唱兩遍生日歌的時間。

  作為一名中國在德留學生,小莫目前還“堅守”在德國的達姆施塔特。從去年12月底開始關注國內疫情,到如今的歐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發,小莫向新京報記者講述了4個月來,他在德國的所見所聞、所思所想。

  “若疫情持續到六七月,我無法如愿畢業”

  “我們當時以為,國內發生的是一場大規模的流感,就像德國幾年前也有嚴重的流感,都沒太在乎。”小莫說。

  雖然1月底德國就確診了首例感染病例,但那時,城市的防控舉措尚未開始。“那時,新冠肺炎疫情幾乎沒有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什么直接影響。”小莫說,直到意大利疫情大暴發,他才開始感受到城市防控的縮緊。

  3月初,德國各種聲音頻出,體育聯賽要不要取消?音樂會還能否舉辦?要不要關閉學校?狂歡集會還能否繼續進行?這時,很多人才開始意識到,疫情離自己越來越近了。

  小莫介紹,從3月開始,德國很多城市就開始了針對疫情的防控舉措。起初,開始限制集會的人數,不能超過1000人;后來,德國境內的很多體育賽事開始停賽;緊接著,小學、初中、高中等非高等教育之外的學校開始關停。

  小莫說,3月10日開始,包括達姆施塔特在內的很多城市的大學逐步停止了教學活動,陸續關閉。雖然此時正值德國學校的春假期間,常規的教學活動沒那么多,但是還是會影響很多學生的考試以及假期研討會等。

  小莫就讀的達姆斯塔特工業大學也在3月10日之后“關停”。“平時這個時候,學校的圖書館、餐廳應該是正常開放的,學生會在圖書館備考,但因為疫情,學校里的這些公共場所都關停了。”

  對于像小莫這樣的學生而言,疫情使他們的學業受到了比較大的影響。“3月中旬,我本來有一場考試的,結果因為疫情影響推遲了,目前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補考。”

  本來應在4月20日開學授課的達姆斯塔特工業大學,最近下發了將進行網絡教學的通知。3月31日,小莫接到教務處的郵件稱,4月20日至6月1日期間,學校計劃開展網絡教學,能在網上進行授課的課程一律通過網絡,必須線下進行的實驗及研討會等,此后再通知如何進行。

  “以我個人為例,雖然我現在學分已經修得差不多了,本來原計劃是明年初畢業,今年現在這個時間去申請實習。但因為疫情影響,實習計劃可能比較難完成了。”

  小莫說,“若疫情持續到六七月,可能明年初我也無法如愿畢業了”。

  “二戰以來德國最大的挑戰”

  除了學校的管控收緊,包括達姆施塔特在內,德國的很多城市也開始縮緊政策,“進入3月,管控越來越嚴了。”小莫說。

  “60%-70%在德國的人將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。”德國總理默克爾3月10日在議會黨團會議上發出這樣的警告。

  3月12日,默克爾和各聯邦州州長協調防疫措施,默克爾呼吁民眾減少“不必要的社會接觸”,重點保護有基礎性疾病和高齡人群。

  小莫介紹,起初聚會的人數被限制到只有5個人,“在街上,如果超過5個人一起行走,就可能會被警察盤問,可能面臨罰款。后來,減到2人。”

  3月23日,默克爾宣布,在德國全國范圍內限制公共活動,禁止超過2人的公共集會,要求民眾在公共場所保持1.5米以上距離,禁止餐館提供堂食服務等,但是上下班、就醫、采購、個人室外活動等不受限制。

  德國各地一些體育場、籃球場、網球場等公共場所都被貼上了封條;城市中,藥店、超市等必要的場所還正常開放,餐廳、理發店以及娛樂場所等都陸續關停。

  “目前我所在的城市,公共交通正常運行,但也采取了一定應急措施,比如會禁止公交車前門上車,減少司機與乘客之間的接觸。”小莫說。

  個別城市也縮短了公共交通的運行時間。3月13日,柏林公交公司宣布,將限制當地公共交通。

  國境線也開始封閉。3月16日,經德國總理默克爾與多位州長商定,德國于當日上午8點關閉與法國、奧地利和瑞士的邊境。

  跨地域交通備受影響。3月16日晚,德國宣布管制歐盟境內境外出行,航班大面積取消。

  德國漢莎航空此前發布消息稱,受疫情影響,取消了3月29日至4月24日約23000個航班,并可能進一步取消更多航班,取消的航班涉及到歐洲、亞洲和中東。而在此之前,已部分或全部取消了伊朗、意大利、韓國和以色列的航班。

  3月18日晚,默克爾在向國民發表的電視講話中表示,此次疫情是德國自二戰結束以來最大的一次挑戰。

  從目前來看,德國應對疫情的舉措,還沒有“松綁”的跡象。3月27日,默克爾表示,德國的部分封鎖及其他限制措施還將持續一段時間。目前,德國的確診病例大概每5天就會翻倍,只有確診病例增速放緩到每10天翻倍,才有可能考慮放松目前的管控措施,“目前,還不是談論放松這些舉措的時刻”。

  “無口罩,用毛巾圍巾裹口鼻也可以”

  談到這次抗疫舉措中東西方的最大不同,無疑是要不要戴口罩。

  “以我為例,疫情嚴重之后,我每次出門都會戴口罩。”小莫說,目前,德國大多數出門戴口罩的,一般是亞洲人,而其他國家的人,戴口罩的少之又少。

  小莫介紹,一方面,目前在德國,口罩很難買得到,“有些藥店可以預約購買,但訂單已經排到了一個月之后”;另一方面,是出于文化原因,“大家都覺得,只有得了病的人和醫生才需要戴口罩,普通人是無需戴的”。

  “就我個人觀察,現在越來越多的德國人意識到了戴口罩的重要性,開始在公共場合戴上了口罩。”小莫說。

  3月31日,媒體報道稱,德國耶拿市宣布“口罩強制令”。在“口罩強制令”下,市民逛商店和坐公交必須佩戴口罩。當地政府稱,考慮到口罩短缺,用毛巾和圍巾裹住口鼻也可以。就此,耶拿市成為德國首個強制戴口罩的城市。

  與戴口罩相對應的,是勤洗手。小莫介紹,疫情之下,“勤洗手”成為德國著重宣傳的個人防疫手段。“經常能在媒體報道中看到勤洗手的提醒。”

  在這樣的倡導下,很多人成為了“洗手狂魔”。“我計算過,最多的一次,我一天洗了25次手,每次都近一分鐘。”小莫說,“要洗夠唱兩遍生日歌的時間。”

  “醫療體系不崩潰,我不會回國”

  據德國《每日鏡報》實時統計數據,截至北京時間4月1日12時,德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71817例,累計死亡775例,病死率約1%,遠低于意大利10%的病死率。

  BBC報道指出,德國死亡率相對較低的原因可能有三個方面:一是檢測能力強;二是感染患者中年輕人居多;三是德國的保健系統比較完善。

  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3月30日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,德國極低的病死率主要有兩方面原因:一方面,德國的核酸檢測能力在不斷提升,目前每周可以檢測30-50萬份,接下來將提高到每天20萬份。檢測人群不斷擴大,就可以早發現、早隔離,切斷感染鏈。另一方面,“德國的重癥監護病床數量還是有保障的”,除了醫治本國重癥患者外,近日還接收了一些法國和意大利的重癥患者到德國救治。“可以說,德國的醫療系統目前尚有一定承載能力。”

  小莫說,基于對德國醫療體制的信任,面對疫情,大部分人都保持著比較樂觀的心態。“雖然現在很多餐廳、娛樂場所都沒有開放,大家也都宅在家里減少外出,但對疫情形勢的好轉,總體持樂觀態度。”

  吳懇曾表示,中國在德國的各類留學人員總數超過4.5萬,是德國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群體。他們中的絕大多數,大約3.4萬人目前還留在德國。

  小莫就是這3.4萬人之一。

  小莫說,之所以目前沒有選擇“跟風”回國,是出于兩方面的考慮。一方面,他對德國的醫療體系還比較有信心。“只要醫療體系不崩潰,我可能不會考慮回國。”另一方面,從達姆施塔特回國,需要從法蘭克福轉機,“這一路上感染風險還是非常大”。

  德國艾森大學醫學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陸蒙吉3月29日在第二屆新冠肺炎多學科論壇上表示,“我們要一直跟病毒打下去,(德國)現在的計劃是起碼打兩年。”

  小莫說,“如果現在這種狀態真的要維持兩年的話,我肯定會選擇回國”。

  新京報記者 徐美慧

【責任編輯:王嘉怡】
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僑寶
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Copyright©2003-2020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關注僑網微信
快三计划软件app